第731章 幸灾乐祸
书名:灵域 作者:逆苍天 本章字数:3477字 更新时间:2020/09/28 19:27:25

炎热荒漠,秦烈驾乘着金翅鸾,降落到一座砂石土丘。

这里是琉焰府的地界。

正午时分,太阳的光芒照耀下来,让这个沙漠燥热无比,沉闷的气息令人胸口都觉得压抑。

一堆堆黄色沙丘,数百米高,坟堆般分散在各个方位。

“这鬼地方比以前还要炎热!”楚离擦拭着额头汗迹,忍不住咒骂起来。

“让大家过来一下。”秦烈说道。

“大家……是谁?”沈月讶然。

秦烈冲身旁那些自发聚集在他身边的那些人瞄了一眼。

沈月怔了怔,压低声音道:“你想说什么?你的特殊血脉……尽量不要曝光,不然会惹来很大麻烦。”

她感知到秦烈体内异常的气血波动,猜测出了秦烈想要做什么,忍不住提醒。

“我会说都是封魔碑的原因。”秦烈早有定计,“我能感应到异族,能令异族燃烧一事,总需要一个合理借口,否则他们总会胡思乱想。”

沈月眼中熠熠光点闪烁,认真思考秦烈的话,过了一会儿,她轻轻点头,“你是对的,你的确需要一个理由。”

她知道寂灭宗、天剑山、万兽山、天器宗四大白银级势力,数千名通幽、如意、破碎、涅槃境界的武者,定然已经在怀疑秦烈身上的奥妙。

他为何能令一部分异族燃烧而亡?为什么能敏锐觉察到异族的动向?

这些总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。

封魔碑倒是一个不错的借口。

“现在就去唤他们过来?”

“不,再等一下,等我三十秒。”

“哦。”

封魔碑漂浮出来,竖立在沙石上,一滴晶莹如血钻的本命精血,从秦烈指尖破皮渗出。

沈月深深看向那一滴精血,眼眸深处,隐隐有着期待和激动。

就要将那一滴本命精血,滴在碑面上的秦烈,觉察到她的炙热目光,不由一怔,停下道:“为什么你会知道我血脉一事?”

“许然师叔告诉我的。”沈月随口答道。

眉头一皱,秦烈又道:“他千叮嘱万嘱咐,让我尽量不要暴露血脉一事,为何他会主动告诉你?”

“我……比较特殊。”沈月面色一红。

“哦?”秦烈眼中满是询问之色。

“以后再说吧。等你……答应我的那个要求,等我们……好上以后,我自然会告诉你原因。”沈月微羞。

秦烈越发觉得蹊跷。

眼见沈月不想解释,他也没有继续勉强下去,重新收敛心神,将那一滴本命精血滴在封魔碑的碑面。

“可以了。”

“我这就去唤他们。”

沈月离开的时候,丰腴的背影,显得有些慌乱狼狈。

“这混蛋!非要死追着不放!还真是敏感!”她心中暗暗咒骂。

“什么?秦烈唤我们过去?”

“有什么事?”

“去了就知道了!”

不多时,毕尤,贺沂,涂牟,还有十名破碎境涅槃境的武者,加洛尘、杜向阳、雪蓦炎、天瑜、罗可馨一众身份特殊的小辈,一同从周边赶来,都聚集在秦烈身旁。

“封魔碑!”

冯一尤和郁门等人,一过来,便惊叫起来。

他们自然都识得封魔碑。

贺沂,毕尤等老一辈,过来后,也是眼中精光暴射,注意力瞬间集中到封魔碑。

此时,无字墓碑的碑面上,清晰地呈现出一幕画面。

画面中,有众多异族族人聚集在一块儿,似在商议着什么。

只是他们听不见声音。

“这是……”贺沂惊叹起来。

“最近的异族聚集地。他们在商议如何对付我们,你们无法听到声音,但我却可以。”秦烈沉静道。

事实上,如果他愿意,是可以将封魔碑内异族讲话声弄出来的。

只不过那些三大鬼族的族人,这时候商议的要点,都是关于他的血脉,关于这个“烈焰家族”余孽该如何抹杀一事。

血脉之事他不想这些人知道,自然要掩盖声音,不会全部呈现出细节出来。

“这封魔碑是我从神尸体内得来,好像是神葬场的钥匙,而神葬场……则是和搏天族有关。”

“如今侵入暴乱之地的异族,一共有三大种族,这三大种族都是鬼族,分别是天鬼族,青鬼族和地鬼族。

“三大鬼族在太古时期,曾和巨龙、古兽、阴冥等强族称雄灵域,因搏天族的到来,他们被进行灭族清洗,族人纷纷迁离出灵域。”

“他们当年在离开时,被搏天族的强者,在身上留下了永恒烙印。那些烙印,蕴含着恐怖的能量和意志,万年来都在侵蚀着他们,始终无法扑灭清除。”

“即便是他们在三万年之后重返灵域!”

“而我,通过这一块封魔碑,则是可以感知到一些人体内的印记,并以封魔碑激活那些印记!”

“……”

秦烈看向众人,一脸认真严肃地解释,其中九成都是真话,只有关乎他血脉一事上隐瞒了真相。

聚集过来的四方势力强者,满脸震惊,都听的非常仔细,生恐漏掉一句。

等他解释完,众人也“解开”了心中疑惑,都当他能感知异族,令异族焚烧至死,也是因为封魔碑的帮助。

“他们如今在哪儿?”贺沂询问。

众人这下子将注意力重新落到封魔碑上。

碑面上,十来名三大鬼族族人,处在一片深幽地宫,从地宫来看,应该是某个墓地下方。

“离我们四千里的绝阴墓地。”楚离皱眉道。

众人惊异地看向他。

“我以前在三棱大陆游历过,知道那个地方,绝阴墓地常年缭绕着阴寒冰冷气息。那些阴寒气息,还影响了天上的阴云,令阳光都无法穿透进来。”楚离解释,“据说,那一座绝阴墓地,以前是拜月教埋藏死者的地方。”

“拜月教?”贺沂等人脸色有些不自然。

拜月教曾经是暴乱之地一个强大的白银级势力,鼎盛之时,比如今的寂灭宗还要强大。

后来,拜月教不知因何原因渐渐没落了,然后寂灭宗才取而代之,称雄了天寂大陆。

老一辈的武者,都听说过拜月教的凶名,都当拜月教是邪教,心存敬畏。

——即便是拜月教早已覆灭。

“那里没什么,我以前过去查探过,就是一个个墓地,墓地内只有一些枯骨,还有一些死尸而已。”楚离撇嘴。

“他说的没错,三大鬼族的族人,有一千多名聚集在绝阴墓地。那里,是除去中央腹地空间缝隙口外,三大鬼族族人最集中的另外一个地方,也是离我们最近的一个地方!”秦烈肯定。

“他们是准备在绝阴墓地设伏,继续对付我们?”罗可馨问道。

“他们还在讨论,我再听听,你们稍等一下。”秦烈眯着眼。

一众老辈小辈,听他这么一说,都自发安静下来,没有人开口讲话。

他们都望着封魔碑内的场景。

渐渐地,碑面内的清晰场景,逐渐变得模糊,他们焦急起来,正想追问的时候,发现秦烈面色诡异起来。

“怎么?”沈月也忍不住开口询问。

“他们都说了些什么?”杜向阳急道。

“封魔碑对他们的窥探,每次只能持续一段时间,隔段时间才能重新用。”这般说着,他先收起封魔碑,然后沉吟了一下,才再次开口:“我们这里并不是他们唯一的战场。”

此言一出,众人纷纷色变,都下意识身子一震。

“你是说?”贺沂嘴唇微抖。

点了点头,秦烈说道:“除我们这里外,另外还有地鬼族和青鬼族的族人,在别的区域大开杀戒。”

“哪两个地方?”罗可馨尖叫。

众人都紧张起来。

“天戮大陆的一角,赤铜级势力天炎的城池,那儿……青鬼族从天而降,正在攻击。”

“另外,天灭大陆的焚灭沙漠,黑玉城,碎雨城和苍炎城,也被地鬼族在昨夜突袭,死伤惨重,这时候也是激战不休。”

秦烈看向众人。

出奇地,一听说另外两处战场,并不在自己的势力范围,贺沂,涂牟,还有罗可馨,洛尘一众四方势力武者,都长长松了一口气。

杜向阳还幸灾乐祸起来,“这下子黑巫教和三大家族想袖手旁观都不行了。”

“不知道为何,听到这个消息,我竟然……有点高兴啊!”楚离也怪笑起来。

“黑巫教和三大家族在邪族入侵一事上,明显居心不良,存有保全自己的私心。呵呵,如今邪族也杀入天灭大陆,黑巫教一向视三大家族为他们的附庸,这下子想不参与都不行了!”罗可馨也嘴角轻扬。

众人都是表情轻松,就连贺沂、毕尤、涂牟那些老成的长辈,也是轻抚胡须,面色古怪。

“幻魔宗也被攻击了。”雪蓦炎忽然轻声道。

因她这句话,众人都皱眉沉默起来,没有人发表意见。

雪蓦炎抬头,明净透亮的眸子,在众人身上一一扫过。

她脸色黯然下来。

从那些人脸上和眼中,她没有看到一丝担忧,没有看到一丝着急,她只看到那些人的冷漠。

她忽然意识到,因为师秀玲的中途退出,在众人的眼中,幻魔宗已被排挤在这个小同盟之外。

她又最后去看秦烈。

可惜,秦烈眼中也只有冷峻之意,没有一丝对幻魔宗的同情。

……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